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旅游

荷塘女生宿舍的童谣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31:48

女生宿舍里的童谣,到底唱着些什么?“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楔子)  “我们不敢住那边,听说那里闹鬼!”隔壁宿舍的同学,三五个凑在一起拿着盆子,在公用卫生间洗着衣服。  蓝梅和红雪是新生,因为来晚了,就被分配到靠里面的那间宿舍,宿舍很潮湿,光线很暗,时不时还看到虫子,两个女生是乡下来的,老实听话,很乖巧,想着这宿舍虽没有其他宿舍好,但也比乡下老家的房子好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学姐们都传言那间宿舍封了很久了,今年新生多,没办法才开放的,新生多?就多了蓝梅和红雪两个人么?蓝梅和红雪倒是一笑而过。  “哎,哎,你们俩可要当心哦,那里面闹鬼呢!”一个学姐拉住打了开水正准备回宿舍的蓝梅和红雪,神叨叨地瞟了瞟里边那间宿舍,就是蓝梅和红雪的窝。  每所学校或多或少都会有灵异传说,来这里上学听到这样的传说,也不足为奇,都是传说罢了,谁会信呢?蓝梅和红雪耸耸肩,无奈地相视一笑,便走了。  “唉,又有事情要发生咯!”  远处传来女生们怯怯的私语。  能有什么事情发生?蓝梅和红雪面面相窥。  “别怕,她们吓唬我们呢。”红雪拉拉蓝梅的手,两人同乡又是同班,当然感情甚好。    (一)  蓝梅和红雪,捧着一大堆新书,推开宿舍的门。  “晕了,都住三天了,还是一股子霉味,我们再这样住下去早晚要发霉。”红雪嘟囔着红扑扑的小嘴。  “很久没住了吧,再住住就好了”蓝梅性格内敛,不善多言,抬起头望着忙得像个小兔子的红雪,微微一笑。  “嗯,没事的,我们都是乡下妹子,吃得了苦,不跟那些城里小姐比,对吧?哈哈哈......”红雪咯咯地笑了起来。  两人很刻苦,吃完晚饭,堆在自己的书堆里,一直啃书啃到宿舍熄灯。  “小梅,我先睡了啊”下铺的红雪,朝上铺的蓝梅打了个手电示意,自己睡觉了。  这间宿舍很小,只能容纳下一个高低床、两个衣柜、一个书桌。  “嗯,我还有一点点,看完我就睡,你先睡吧,晚安!”蓝梅将手里小小的手电绕了一个圈圈,当打招呼了。  怕光线打扰了同伴睡觉,蓝梅便躺下了,躲在被子里继续看书。当然上学的孩子都知道,这不仅仅是怕打扰了同宿舍的舍友,同时也是防止值班老师发现宿舍内有光,而扣班级分数。  高中生活是很苦的,两个乡下孩子,能考到县城重点高中,真的是不负众望,肯定要刻苦学习,为家乡父老争光啊。  蓝梅想到这,精神更大了。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蓝梅正看得来劲,隐约听见有人在唱童谣。  “红雪,红雪,是你吗?你干嘛?不睡觉啊?”蓝梅趴到床边伸着脑袋往床下喊,可是床下没反应,红雪估计早就进入梦乡了。  嗯?难道是隔壁宿舍的?这么晚了,还唱什么歌啊?蓝梅没太在意,继续钻进被窝。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隐隐约约的童谣,又响了起来。  蓝梅心头一紧,听这声音应该是在自己的宿舍里,蓝梅掀开被子,没有做声,童谣也消失了。蓝梅等了很久,童谣没再响起,心想估计是外面谁在唱着玩,刚想蒙上被子,童谣又来了。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蓝梅这下总算听清了,是一个稚嫩的孩子的声音,声音就在自己宿舍门旁的角落里。  难道那里放着八音盒?声音听上却像一个很小很小的婴儿,学着咿呀唱出来的。那个年代,八音盒很流行,八音盒的声音,就是这样的。蓝梅心想肯定是有人把八音盒丢在宿舍了。  蓝梅掀开被子,拿着手电,轻手轻脚下了床,童谣又一次响起,柔柔的、嫩嫩的。  蓝梅循着童谣,来到门角处,角落里只有一个鞋架,什么都没有。蓝梅不死心,拿着手电瞪着眼睛使劲找,可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忽然童谣在蓝梅的身后响起,仿佛这人是靠在宿舍门上在哼唱。  “谁?”蓝梅惊了一头汗,不敢转身,定定地站在原地,眼睛透过头发,使劲向后瞅,可是什么也瞅不到。  等了半晌,没音了,蓝梅转过身,打着手电朝门口看去,门锁得好好的,什么动静也没有,蓝梅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正准备返回床上睡觉,突然,童谣又在蓝梅身后,正是刚才她面对着的那个鞋架的地方响起。  蓝梅的背脊,刺过一阵恶寒,难道?真的?  蓝梅不敢再回头,两步并一步就像见鬼一样,冲上床沿,关了手电,躲进被子,瑟瑟发抖。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童谣又响起,依然是隐隐约约的童声。  蓝梅紧紧闭着眼睛,咬着嘴唇,这个宿舍闹鬼、闹鬼?不会的,不是的,蓝梅不敢再多想,双手紧紧捂着耳朵,不想再听那隐隐约约的童谣,只想马上天亮。    (二)  “哎?小梅,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好大的熊猫眼,不至于这么用功吧?”红雪早晨起床,蓝梅早已傻傻地坐在书桌前梳头。  “有吗?”蓝梅眼神空洞  “小雪,你昨晚有没有听到童谣?”蓝梅弱弱地望着红雪。  “童谣?什么童谣?这里是高中,不是幼稚园,傻丫头”红雪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  “可是,可是,我昨晚听到的,而且,而且就在我们房间里。”蓝梅的话有些激动。  “什么?我们房间里?我没唱啊!”红雪捂着嘴巴笑着。  “不是的,真的是童谣,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唱的,是‘外婆桥’”。蓝梅站起身,瑟瑟地抓起红雪的手。  “小雪,我,我怕,咱们宿舍不会真的,真的有那个吧?”蓝梅四下里张望。  “你没发烧吧?”红雪摸摸蓝梅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额头。  “好啦,大小姐,咱们是来受高等教育的,不要被这些个谣言给吓住了,如果真闹那个什么,我们怎么住了三天了都好好的?别紧张兮兮的,自己吓自己好不好?”红雪穿完了衣服,拉着蓝梅去了公用卫生间。  蓝梅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宿舍,阳光照不进来,阴森森的,好可怕。  “哎,你们知道吗?以前住在里面那个宿舍的女生晚上会听到童谣。”几个正在刷牙洗脸的学姐,津津有味地说着关于里面那间宿舍的传说。看到蓝梅和红雪经过,其中一个女生喊住了她们。  “童谣?”蓝梅的脸色发青。  “什么童谣?乱七八糟的,你们不要没事干霍乱学校啊?”红雪没好气地瞪了一下,那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学姐。  “呦,不信拉倒,我们可没乱说。”几个学姐端着脸盆纷纷走了。  红雪自顾自开始洗涮,蓝梅的脸色,开始青一阵紫一阵,眼神飘忽不定,总觉得背后有什么跟着似的。女生宿舍这个公用的卫生间里,整日见不到阳光,大白天的还要开着像萤火虫一样的灯,着实阴森森的,蓝梅,身上根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蓝梅整整一天都没有心思上课,吃也吃不下,脑子里全是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女生里面那间宿舍的事情,还有就是昨晚听到的童谣。  是夜,蓝梅心惊胆战地靠在床上捧着书,却看不进去,眼睛四处张望,终于熬到宿舍关灯了。蓝梅怕红雪看出自己害怕,便假装开了手电钻进被窝,红雪也知道蓝梅胆小,恐是被学校的传言给吓到了,便没多说什么,睡下了。  蓝梅关了手电,瑟瑟地躲在自己的被子里,像是等待着什么一样,眼睛紧紧地闭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果真不负蓝梅的期望,过了好久,空气里开始隐约传来童谣“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啊......”蓝梅一骨碌坐起来,掀起被窝就跳下床钻进红雪的被窝,浑身发抖。  红雪被蓝梅这一惊,给吓醒了  “怎么回事?”“童谣,童谣,外婆桥,外婆桥......”  红雪抱紧正在发抖的蓝梅,凝神屏气地听了好一会,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你是不是做梦啊?”红雪向正在怀里发抖的蓝梅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真的,真的。”红雪再一次伸长了耳朵,听了半晌,还是什么都没有。  “好了,好了,我看你是被学校传言吓坏了,今晚咱俩挤挤吧。”说罢,红雪便搂着蓝梅睡下了。  说也怪,童谣真的就没有再出现,蓝梅在红雪的怀里,瑟瑟地睡着了。    (三)  “小雪,我们从小学就在一起上了对吧?”蓝梅端着饭盆,冲正埋头吃得香的红雪问道。  “嗯,是啊”红雪像是一只饿虎,顾不得多说,直接在那里扒拉她的饭。当然,上了一早上的课了,中午能不饿吗?  “那你相信我吗?”蓝梅放下饭盆,定定地望着眼前狼吞虎咽的红雪。  “信,你说吧,我也想听。”红雪突然停下正在扒拉的嘴巴,鼓着腮帮子,抬起头看着蓝梅。  “小雪,我真的听到童谣,外婆桥,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的声音。”蓝梅的眼眶红了,紧咬着嘴唇。  “好,我信你,今晚我一起陪你,等着童谣,我们究竟看看到底是谁在作怪。”红雪说罢,继续埋头向饭盆里苦干。  蓝梅破涕为笑了,端起饭盆,也开始扒拉起了饭。  宿舍熄灯了,蓝梅和红雪一起蜷缩在红雪的床上,两人一个都不睡,等着眼睛四处张望。月光吝啬地捎了一丁点亮光在宿舍里,正好能让蓝梅和红雪对望到彼此的眼睛。  “别怕,有我呢。”红雪紧抓着蓝梅颤抖的手。  “嗯”,蓝梅紧了紧在自己手心中红雪的手。  可是等了很久很久,什么动静也没有,红雪已经被这种高度紧张的气氛,给搞得快崩溃了。  “小梅,好了,没事了,都快两点了,我们明天还要上课,上去睡吧,没事了。”红雪打了个哈欠,转过身就睡了。  蓝梅紧皱眉头,为什么只有我能听到?难道?蓝梅似乎明白了什么,便掀开被子,爬上了自己的床。  蓝梅胆子似乎大了起来,非要搞清楚不可。于是,她没有睡下,就坐在自己的上铺上四处张望。  果真不错,半晌后,空气里隐隐约约传来童谣“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声音依然是很小很小的孩子发出来的,依然是在靠门的角落里。蓝梅仔细观察,这个角落,似乎和自己的上铺正好两相忘,一目了然。  蓝梅下了床,打着手电追着声音的方向,再次来到靠门的这个角落,童谣戛然而止。蓝梅身体一阵,背脊爬上恶寒。这声音似乎能感受到蓝梅的动作一样。  “你究竟是谁?想要做什么?”蓝梅紧紧攥着自己手里的手电,闭着眼睛,向着靠门的角落里问去。  没有回答,没有声音。蓝梅一动不敢动,似乎等待着什么一样,空气整个像凝结在了一起,蓝梅的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童谣再次响起,已经到了蓝梅的背后,靠着宿舍的门,蓝梅这次没有退缩,立马跟着声音转过身,朝着门打着手电照了过去,可是什么都没有。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童谣穿透了宿舍的门,向走廊里飘去,蓝梅拉开宿舍门追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蓝梅有如此大的勇气。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蓝梅追着童谣,一路走到学校后山的一片竹林,竹林里阴森可怖。风从竹林深处卷着童谣飘出竹林。在里面,蓝梅不顾一切奔进竹林。  顺着声音,来到一棵梧桐树下,童谣再一次戛然而止。  梧桐树下,一对男女,女的赤裸地躺在地上,男的趴在女的身上,女的嘴被男的扣住,手在地上乱抓,男的趴在女的身上一前一后地晃,女的嘴里发出悲哀的吼声,男的却笑得放荡,蓝梅惊呆了。  隐约中蓝梅听见男的口中发出粗鲁的声响“妈的,不许动,老实点!”  女的手在地上紧紧抓着泥巴,风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刮了起来,蓝梅被眼前的一切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向宿舍狂奔而去。    (四)  红雪决定和蓝梅换床睡,究竟看看自己能不能听到,为什么总是蓝梅听到?还有昨晚那个后山竹林的怪事,红雪眼神有点迷茫,或许这件事情真的没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夜深了,蓝梅瑟瑟地睡在红雪的下铺,向上铺的红雪问道“小雪,你怕吗?”  “傻丫头,不怕,没事的”红雪嘴里嚼着口香糖,给自己提神。  “哦”蓝梅弱弱地望了一下四周,突然感觉好累,想睡了,朦朦胧胧地便睡着了。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红雪突然背脊一凉,神经紧张了起来,果然是童谣,“外婆桥”,声音像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的,隐隐约约,仿佛就在靠着宿舍门的那个角落里。  红雪下了床,打着手电踱到靠门的角落跟前,朝角落里望去,角落里只有鞋架,什么都没有啊。  “小梅,小梅,我听到啦!”红雪在黑暗中喊着蓝梅,可蓝梅似乎没有听到,是不是睡着了?红雪想要去推醒蓝梅,就在刚刚要转身的时候,红雪的背后突然响起童谣,仿佛是这个孩子靠在门上在哼唱。  红雪缓缓转过身,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童谣突然像穿透宿舍的门一样,透到了走廊上,红雪顾不得叫醒蓝梅,径自拉开门跟着童谣追了出去。 共 76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
昆明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