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军师联盟釜山电影节电影吴秀波深度访谈我只出

2019-01-14 07:46:46

  吴秀波说:戏剧是生而孤独的生命里,叫嚷的方式,《军师联盟》中他设置了一个场

  我只会做戏这一件事。

  做生意,生意赔。

  做歌手,音准不行。

  做运动员,没体力。

  打台球,眼神不济。

  除了在戏里活着,我一无所长。

  所以,我想跟你们聊聊我心中的戏剧。

  我的生命中有亘古不化的问号,我说给你听《军师联盟》播完了,下部《虎啸龙吟》将于9月播出。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军师联盟》前半程讲述朝堂之间的立场和生死,接下来的二十集讲述两个家庭?你们究竟在讲什么?是讲三国吗,或者说,是讲司马懿吗?其实,作为戏剧本身的功能都不是。

  《军师联盟》本质是一部戏。

  它有三个层面。

  层叫矛盾,分为角色外部矛盾和角色内心矛盾。

  世界上没有一部戏是没有矛盾的。

  不管是跟恐龙打架的片子,夫妻吵架的片子,还是体育比赛的片子,首先建立的是一个矛盾。

  但戏剧主要是完成角色内心矛盾。

  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有外部矛盾,但慢慢长大了以后,会发现生命里多了一重奇怪的东西:我究竟该学文科,还是理科?究竟该让自己放松地生活,还是勤奋地工作?为什么会有自我矛盾?因为随着生命阶梯的层层递进,你的欲望也越来越完善和膨胀,于是产生了若干个问号。

  角色进入自我矛盾,这个戏剧的矛盾才完善。

  《军师联盟》里每一个角色除了外部矛盾,还有内心的自我矛盾,集中的在司马懿这个角色。

  第二层叫情感。

  浅表的是角色情感,而角色情感是要带出戏剧以外的东西,叫做观众情感。

  这是戏剧有趣的地方。

  司马懿哭了,观众不哭,没用。

  曹操哭了,观众不哭,没用。

  候吉笑了,观众没笑,没用。

  它的情感不单单是戏剧者,而应该是以此带出的观众情感。

  观众情感带出的层面以及范围,才是戏剧要求的层次。

  所以,我们做戏要有服务意识。

  一些人来问我:秀波,你这司马懿拍的是什么?我说,就是一个全菜系。

  四川人吃了一半走了怎么办,没事儿,还有山东人。一位妈妈说:「我的孩子不听话

  《军师联盟》《虎啸龙吟》如同一个流水席。

  要带出观众情感,就要在尽可能尊重所有人的立场上,创造的观看范围。

  有人说,《军师联盟》前面挺好的,曹操、荀彧“打”得挺好,后面讲家庭,我不爱看。

  你不爱看,可能你老婆爱看。

  接下来,可能你爸爱看,爷爷爱看。

  这个流水席是这么唱下来的。

  一层是态度。

  曹操有曹操的态度,旷世枭雄;荀彧有荀彧的态度,士大夫;司马懿有司马懿的态度,隐忍苟活;张春华有张春华的态度,敢娶小二我就砍了你。

  这些态度都是角色态度,或者说,以历史为背景的,假设的人物态度,它并不是主创者态度。

  所有角色态度加在一起,在戏剧背后的第二篇,是主创者的态度。

  有的主创说,我恨那堆人;有的主创说,我委屈;有的主创说,得这样活;有的主创说,打到他。

  我的态度特简单,我生命中有亘古不化的问号,说出来,想听听你是不是也有。

  就像一个人推开窗子,发现四处茫茫黑夜。

  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他嚷了一声。

  他希望听见,另一个黑暗地方回答的那一声,哪怕是一个回声呢。

  我有问号,知道您也有问号,我就不寂寞了。

  司马懿和三国是我对生命话题的迂回我们终要讲的,是隐身在戏剧矛盾后面,与观众沟通的情感。

  《军师联盟》前

吉林家用冰淇淋机价格
武汉铆接设备生产厂家
沧州喷涂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