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故事

孔子自古为圣贤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3-11 15:09:57

孔子自古为圣贤监管趋严,喷涌出现的众多现金贷平台迎来末日狂欢

原标题:监管趋严,

喷涌出现的众多现金贷平台迎来末日狂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99%的现金贷平台将被清理。面对《财经国家周刊》,某直辖市互金协会负责人发出如是警钟。

抓紧赚钱,靴子随时可能落地。一家现金贷平台创始人也如是坦承心迹。

近一年多来,作为消费金融的分支,借助移动互联、大数据等新技术,现金贷(小额现金贷款业务)在中国强势崛起,一如此前的P2P、校园贷。

不过,现金贷比其他新兴互联金融业态更快速地遭遇严监管环境。

暴利、高息、共债、暴力催收自今年4月银监会要求做好现金贷清理整顿工作至今,持续占据舆论浪尖的现金贷渐被标签化,甚至被称作民间高利贷的线上版。

10月,现金贷行业的龙头之一趣店集团赴美上市,更是以百亿美元市值引爆各界对现金贷的起底,其股价随即掉头而下,几近腰斩。

在一次失败的公关之后,趣店集团选择回避舆论,拒绝了包括《财经国家周刊》在内的任何形式的采访。

一边是华丽的报表数据,一边是讳莫如深的业务模式。在监管趋严和舆论质疑之中,包括趣店在内,的简普科技(融360旗下公司),早期的信而富、和信贷、拍拍贷,于今年陆续境外上市。乐信集团近期也递交了IPO招股书,拟登陆纳斯达克。

观望、挣扎、转型,还有的狂欢,同时上演。

鉴于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11月21日,互联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各地立即暂停批设络小贷公司,并禁止新增批小贷公司跨省开展业务。此举相当于封堵增量,防止风险蔓延。

《财经国家周刊》从监管部门了解到,针对现金贷的其他相关规定也在酝酿当中。

高歌疯长

这么多现金贷平台,从哪冒出来的?一位亲历我国互联金融成长全程的人士统计,现金贷平台存量至少1万家,且一度日均新增近百家。

自去年8月银监会等部委发布《络信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后,P2P贷机构纷纷探讨转型小额分散业务,寻找优质资产,将与监管新规有着高匹配度的消费金融业务迅速提上日程。其中转型成本、规模疯长快的,便是现金贷。

P2P发展至今,需要新的模式和形态来应对监管,现金贷生逢其时。亚太律师事务所投资金融律师董毅智说。

实际上,现金贷在年已初现端倪,但彼时并不被业界看好,受访的风投人士均称当时并未在意,行业并无爆发之势。

某现金贷平台创始人告诉,平台上线当天仅接了寥寥几单。当时很忐忑,担心成本收不回来。毫无如今新入场者面对暴利时的狂喜。

直至去年初,整个行业仍处于半熟期。到年中,各平台开始逐渐分出梯队月放款6亿元以上为梯队,2亿-6亿元为第二梯队。在一位匿名的资金中介人士看来,2亿是A轮融资的基本条件,否则免谈。

今年年初,大批平台拔地而起。据该中介人士统计,仅北京地区月放款1亿元左右的平台就不下20家。上个月刚注册,这个月就放款1个亿且砍头息15%-20%的,比比皆是。

在诸多受访人士看来,大量平台都是玩票心理,作为放款机器,甚至不购买反欺诈产品,直接裸放。

其后遗症,便是当前令人堪忧的坏账率。

从北京市互金协会获悉,有平台开通上线三个月的坏账率就达80%。而前述中介人士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行业的首逾率已高达20%-30%。

常见的风控手段如借款人行为分析、打分卡模式、反欺诈校验等,通常会根据平台对风控的严格程度及数据的完整性,须为每笔贷款付出10元至70元不等的成本。为了节省成本,有些平台只简单接入反欺诈系统,刷一遍黑名单库就放款,用高利率、高收益去填补坏帐损失。

信息不对称使得这类平台很难以现行模式进行有效风控。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钱军对说。

此外,各种角色相继入场,产业链条上获客、风控、催收等各个环节均已衍生出一系列业态。

例如,高获客成本带动的流量产业,让平台的导流业务盈利激增。某分期贷款平台CEO苦笑称,目前其导流业务收入已远超主营业务收入,而CPS模式(按终放款金额计费)动辄元/人的成本,只能靠提升复贷率来就为丈夫开刀了尽量摊平。

共债风险

的风险在于共债群体,其收入与负债完全不成比例。前述中介人士将此形容为触目惊心。

以其接触的一名共债者为例:一名21岁女大学生,一线城市打工族,月薪4600元,在多个借款平台的总负债高达28万元,具体用途不明。

这实质是掠夺性过度借贷。北京市互金协会秘书长郭大刚说。

中智诚征信数据显示,现金贷行业目前的共债比例已超80%,人均借贷次数为次。

有业界人士表示,去年5头、10头共债(指在5个、10个平台借款)就已经很高了,对今年后入场的平台来说,30头以上才算高风险客户。

氪信创始人朱明杰对说:共债者充当了将资金从新平台转移到老平台的介质。由此,多头借贷、以债养债等现象构成了复杂而脆弱的债务链条,致使现金贷资产质量急速下滑。

在此前监管层对贷平台资金存管、信息披露等规范下,贷平台资金端的风险虽得到一定程度的化解,但校园贷、现金贷的出现却让资产端的不确定性持续攀升。风险正由资金端向资产端转移。一位监管人士说。

共债风险是如何变得复杂与严重的?

从借款人来看,首先是受限于征信质量。前述中介人士称,很多借款客户的征信记录较差,只能从贷平台融资。其次,贷平台的违约成本低,多数平台不购买使用央行征信系统,违约行为不影响个人征信记录,造成了共债者还款意愿低、坏账率高。

例如,前述中介人士的客户中,一些人每月平均十几天都需要还款,但数月后就表示还累了;甚至还有一些共债者认为,靠自己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要还?

必须高度警惕恶性循环。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对此表示,借款人教育不能缺席。

从行业来看,平台、资金的足量甚至过量供给,成为共债者借新还旧、以债养债的活水,一旦停止资金供给,债务链条断裂,则大量平台或将被拉出水面。粗略估计,整个贷行业拥有约3000万借款人的共用地基,若共债风险积聚,则交叉风险不可避免。纷享科技CEO魏勇对说。

这与2012年以来浙江温州等地爆发的多头借贷风险颇为相似由资金收缩而引发了债务问题的连环爆发,只不过有线上线下、大额小额之别。但现金贷的影响面要大于前者的特定区域。

解法之一,是建立数据共享平台以抵御共债风险。尽管中国互金协会已建立起了协会会员范围内的数据共享平台,但目前数据的真实可靠性难以保证,且大量共债者仍游离于协会监测之外。

适时、适当限制资金端的注入,也是一个办法。魏勇说。

资金源头

此前收割高息暴利的资金端,风险亦已不容忽视。

《财经国家周刊》梳理发现,目前现金贷的资金来源中,P2P占据过半,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占近三成,此外还有上市公司、信托、个人自有资金等。

首先是剪不断理还乱的P2P。前述中介人士直言。

起初,P2P只向现金贷做资金输出。获悉,某现金贷平台去年年初资金链断裂,单凭P2P输血不到一年,单月放款量即冲破5亿元。嗅到暴利后,一些P2P平台于去年年底招兵买马,今年全面上线自家的现金贷产品。

根据国家互联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统计,截至目前有592家P2P平台上马了现金贷业务,包括拍拍贷、宜人贷、信而富、点融等行业领头羊,约占P2P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15.8%。一部分P2P平台不仅资产端全面接入现金贷,名下也连挂多家现金贷平台。

其次,传统金融机构进入现金贷的资金规模也远超想象。琥珀科技创始人李永庆介绍,有部分银行资金穿过多层渠道注入现金贷。

例如,东北地区某城商行为某现金贷平台提供资金,平台倒闭后,该行放出的7亿元资金仅收回不到4亿元。

此外,行业规则、门槛的缺失为个人资金自由出入现金贷提供了通道。

例如,北京某现金贷平台以年化利率50%的成本接入私人资金,该平台的借款名义利率低于36%,但综合砍头息、手续费等费用,年化利率高达360%。

一位放款人透露,他通过某平台放款,名义利率年化24%,实际周利率超过40%,即借款人借1000元只到账700元,一周后还款1000元。此人早年即在浙江从事高利贷业务,现在我能通过互联向全国放款了。

注入的资金,除主要用于放款外,也有部分用于风控;另一部分则充当保证金来撬动更多资金,继续推高放款规模。

平台付出大量资金来获客和征信,一旦却无法用收益来覆盖,将出现失血。大连京北互联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总裁、上海交通大学互联金融研究所所长罗明雄对说,如果行业开始走下坡路,风险将蔓延至资金方,即大量贷平台和银行、消费金融公司,波及多个金融领域。

监管趋严

近期,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等一再强调: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凡是搞金融都要持牌经营,互联金融亦不例外。

在中央和监管部门反复进行金融风险警示、划定底线的背景下,除11月21日互金整治办暂停批设络小贷公司的通知外,《财经国家周刊》从监管层权威人士处获悉,监管层正在持续酝酿针对现金贷的监管办法。

从北京市互金协会也获悉,协会已对北京地区现金贷平台作出了风险提示及流动性提示。

据本刊调研,自今年4月接收到银监会等部门放出的整顿信号以来,就已有相当多平台已不再高歌猛进,努力为接下来应对监管留出缓冲空间。杭州某现金贷平台创始人介绍,其原本5月份计划放款8000万元,但仅完成2000万。当然,也不乏的狂欢者,有同行今年前十个月就净赚8000多万元。

存侥幸心理的不在少数。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说。

此外,近百家平台已投身东南亚市场另谋出路。一方面规避国内监管和市场的双重压力,另一方面进军广阔的未被开发的新市场,竞品少且获客成本低。贷天眼副总裁潘瑾健说。

不过,有的转型外衣之下,风险或新风险仍然存在。

例如,有的平台产品标明了零利率,但借贷行为却脱离平台下点对点转账,借款人以打赏模式支付利息来隐匿实际利率,这类行为的年化利率可达1000%。

就像校园贷。前述中介人士称,很多平台更名之后,回到线下继续展业。

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出未校园(爱学贷线下产品)、爱尚金融(原博为)、聚额分期(原52额度)等,此前均为线上校园贷平台,清理整顿后随即转至线下。

罗明雄对此建议,除规范砍头息、高利率和共债行为之外,也应在政策引导下鼓励市场的良性、充分竞争,使现金贷既能填补市场空白,又能保证合理借贷成本。

钱军认为,应设立行业准入门槛,并且在平台成立初期即对股东、平台资质等信息进行充分披露,以规范化经营来赋予现金贷更多社会,而不仅是牟利的商业模式。

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建议,应规范现金贷业务的信息披露,对借款利率、手续费等费用给予借款人明确提示。

而在郭宇航看来,放任不管自然会积聚风险,急刹车引爆的新风险也不可不防,有序、的监管介入或相对稳妥。行业必然经历洗牌,终留下的必然是有能力、有的平台。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6年烟台家居战略投资企业
2009年武汉旅游A+轮企业
大翔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