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日本的反省:阻碍复兴的30个谎言》书摘二

2018-12-07 22:04:38
《日本的反省:阻碍复兴的30个谎言》书摘二 近,重新审视日本文化力量的趋势十分显著。 日本的动漫、漫画、电影、游戏等备受世界瞩目,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以寿司为代表的日本食品和以日本式房间等为特点的日本式生活也从很早开始就在欧美形成了一股热潮。Kimono(和服——译者注)、tatami(榻榻米——译者注)这样的词和以前的geisya(艺妓——译者注)、ninjya(忍者——译者注)一样,日语在英语里也能通用。 近,在《米其林指南——东京篇》中的三星级餐厅数量超过了巴黎,日本的饮食文化之精妙得到了重新认识。已经到退休年龄的婴儿潮一代开始享受休闲时光。他们出游去接触悠久璀璨的历史和传统,赏歌舞伎、游画廊,培养陶艺和书法等方面的兴趣,终于开始将目光转向了文化。这也和对日本文化的重新认识有一定关系。全社会准备好向文化方面转移资金,日本文化在多种意义上受到了国内外的嘱目。 仔细想来,日本文化之花并非突然绽放,而是自古馥郁芬芳。只是之前,日本强大的经济实力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大家并没有怎么关注到文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经济开始恶化,相对的,日本文化便得到了巨大关注。其中似乎还包含一种类似“就算日本经济不振,但日本还是文化大国”的自暴自弃的态度。 我个人是视日本文化为骄傲,主张重视、珍惜它的。同时,我感到很有必要促进经济交流和文化交流的一体化,展示日本的实力。我个人认为,自己在政府工作时尽量多地将这一点体现到政策上。但是,我也认为,日本在文化方面也切不可太过自信。 所谓文化到底是什么呢?给文化下定义并非易事,本书也无篇幅进行论述。在这里,就将文化和经济运作在比较时显现的具有特征性的问题进行介绍。首先要指出的是,文化需要一定的经济支持,这是文化经济学的一个重要本质。在这里提一句,我在庆应大学还担任“艺术与社会”的讲座。 文化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经济学家威廉 鲍莫尔,提出了“鲍莫尔成本病”这个概念。以汽车产业为例,随着时间推移,技术革新和改良不断发展,工资也随着生产效率提高而增加。原因是,在市场中是根据生产效率支付工资的。但是,文化的生产效率不会提高。 10年前由50个人表演的歌剧,今年是否能由30个人完成呢?答案是否定的,同样的歌剧依然需要50个人。但是,和汽车修理工一样,歌剧歌手和演奏家的报酬也必须提高。这样一来,文化的成本便会不断提高。这就是为何10年前5000日元一张的歌剧票,今年会涨到8000日元。这就是鲍莫尔所说的成本病。 如果对这种情况置之不管,发展到,文化就只能被一部分有钱人独享。因此,若想让更多人享受到文化,就必须采取一定的支持手段,比如由国家给予补贴,由富人进行捐助,等等。 日本文化预算为法国的1/10、韩国的1/5 观察日本的情况,不得不断定,日本几乎没有文化支持机制。无论是画家、音乐家还是演员,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是很辛苦的,而此情况在日本尤甚。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虽然文化厅有1000亿日元的预算,但从国民人均文化预算来看,日本只达到法国的1/10。更令人震惊的是,日本的人均文化预算仅为韩国的1/5。“日本乃文化大国”真是个弥天大谎。 颇有意思的是美国。美国用在文化方面的国家预算仅为日本的1/10,但纽约却拥有纽约爱乐乐团、大都会歌剧院、纽约城市歌剧院、纽约城市芭蕾舞团。去剧场、音乐厅、艺术学校、图书馆等颇为集中的林肯中心参观的日本人,几乎没有不为美国的文化大国气势震撼的吧。美国的文化实力之所以这么强,是因为美国是捐款大国,在该国制度下,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是捐款还是缴税(捐款部分可抵扣税收)。 在日本,国家的补助金不足,而民间的捐款制度又不完善。尽管如此,日本文化总算是靠着民营经济维持了下来。而今民营经济衰退,文化便不可能独强。2008年9月的金融危机之后,民间对管弦乐的捐助不断减少。并且,由于财政困难,国家和自治体停止了提供补助金。所以,我们必须拥有一种能发展日本文化,并充分利用其影响力的战略。 日本文化政策的特点是,提供资金的政府机关在没有充分了解文化和软件为何物的情况下,偏向了信仰硬件至上主义的场馆行政。(场馆:国家和自治体等建造的图书馆、美术馆、体育馆等建筑物——译者注) 一个县为民众而振兴美术并不完全等于建造美术馆。然而,国家和自治体在考虑美术振兴措施时,想到的只有建造美术馆。因此,便发生了建起体面的县立美术馆,从县预算中倾巨款购买米勒名画后,因没有能力再去丰富、填充美术馆而使其显得空荡荡这样的荒唐事儿。 实际上,在20世纪90年代,为了应对经济衰退,文化预算大幅上升。但大多数资金被用于场馆建设。在90年代的日本,竟然平均每周新建两个音乐厅,每隔一周开放一个美术馆或博物馆。然而,由于经营经费不够,这些建筑物只是区区的空壳而已。既然空荡荡的,还不如让民间使用。但由于这些设施的管理者是都道府县和市町村,因此,它们并没有被有效而充分地利用。 我认为,对于文化的出资方式,理想的是美国模式。官僚们通常缺乏慧眼,但求明哲保身,因此如果让这些人分配文化预算,他们只会避开麻烦,将补助金提供给有来头的人。实际上,据说在日本传统音乐的世界,文化厅的奖项和奖学金只颁发给流派的儿子。这样的做法会导致文化退化。歌舞伎演员脱口而出“我会成为国宝级人才,一辈子能赚几亿日元”这样的话,便体现了文化行政的贫乏无力。 在文化和艺术的世界,除了成本病外,还有一个很大的特征。即在这个世界中,少数的明星和大多数不出名的艺术家之间收入差距极大。若在此世界中,以避免麻烦的方式分配补助金的话,那么文化事业会比公共事业更易生成既得利益层。该既得利益层会受到政治家和官员的推荐而荣获勋章。我们必须认真试问,这样的文化大国究竟算什么。 云杉价格价格
女士绣花布鞋
哇胶
排水沟格栅盖板厂家
上海消防泵厂家直销
小孩咳嗽吃什么水果好
小孩咳嗽喘的厉害怎么办
小儿感冒发烧怎么办
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快速止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