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健康

唐门毒宗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12:48:38

  门拍得啪啪作响,余郝氏匆匆赶到跟前,一拉开门,看到唐寂和唐六两就愣住了。  “我来找玉儿。”唐寂说着就要迈步入内。  可余郝氏却怯怯道:“她……她走了。”  唐寂身形一顿:“走了?她几时走的?去哪儿了?”  “天刚亮,她就走了,去哪儿她没说,就是嘴里嘀咕着……”  “嘀咕什么?”唐寂脸上早已没了喜悦之色,有的是不安。  “她说,她没有家了。”  唐寂闻言愣住,一旁的唐六两挠起了头:“没有家?啥意思?”  “玉儿!玉儿!”唐寂大喊着转身跑走,唐六两追着他:“哎!寂哥!你等等我呀!”  没有了家,玉儿就成了无家可归之人。  唐寂太清楚玉儿对于“在意”是有多么的重视!  他在街头狂奔,嘶声大喊着玉儿的名字,他希望她会听见,希望她会跳出来,哪怕生气地捅他一刀都好,只要她肯出来,他就能告诉她,他在意她,她的家还在!  可是,玉儿没有出现。  他不甘心地在整个街头狂奔,甚至连码头也跑了个遍,又是比划,又是询问,他不放弃地一直找。  然而,找到了日落,找进了黄昏,也没有玉儿的半点音讯。  没有了爱人,倔强的唐寂终于倒下了,他不可抑制悲伤地蹲在街头痛哭起来,哭得唐六两手忙脚乱地安慰:“别这样!她或许是撒气,过几天又回来了呢?”  “不!”唐寂摇着头:“她不会回来了,我给了她希望,又给了她绝望,她会恨我,会永远恨我,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眼前了。”  唐六两闻言急得抓耳挠腮,却又无措。  而唐寂痛哭着,悔恨着,他终于知道,有些错可以挽回,而有些错,再也挽回不了。  ……  七天后,风尘仆仆的唐箫终于赶回了唐门。  当他钻出山门密道口,准备直奔密典阁时,就看到唐门弟子居然在广场的木架等高台处,挂栓白布。  唐箫立时脸色大变,激动地冲上前:“你们在干什么?”  “唐箫师兄?”  “唐箫师兄你们出关了?”  他的出现令大家惊愕,但唐箫根本顾不上作答,指着那白布道:“这是干什么?”  唐门弟子对视一眼,才低声道:“唐箫师兄,姥姥要不行了,是机主喊准备……”  话未说完,唐箫已转身飞奔向夺魂房。  夺魂房的寝室里,姥姥躺在床上,这些日子已熬尽了她的生命之火,她看起来身形消瘦了一大截,面容更是枯槁到眼窝深陷。  此刻,她的人中处贴着一小截羽毛,因为人已近弥留,呼吸格外迟缓,故而许久才轻动一下。  唐斩一脸悲切地守在旁边,唐蕴也耷拉着脑袋默不作声,而唐贺之看着姥姥,轻声念叨:“你呀!倔了一辈子,那就倔到底,撑到他回来……”  “咣当”一声,房门被冲开,唐箫如一阵风般冲到近前。  唐贺之和唐蕴都很惊讶,唐斩更是有些激动,但大家什么都没有说,都知趣地退让开来。  唐箫站在了床边,双眼紧盯着姥姥,他看到了她的憔悴,也看到了那人中处的羽毛在轻动。  这一瞬间,恼怒也罢,怨恨也罢,统统都飞散了,他一把抓住姥姥的手:“姥姥,箫儿回来了,箫儿在!”  姥姥明明早已是个活死人,也在弥留之中,却不知为何,那人中处的羽毛动了起来,竟比先前勤快了一些。  唐箫见状搓着姥姥的手,眼中含泪道:“你撑住好不好?我回来了,我还要伺候您呢!”  姥姥还是没有任何醒转的表现,但是她人中处的羽毛竟动得又快了一些。  唐箫见状赶忙伸手去诊姥姥的脉,他想摸到奇迹,但现实却让他的泪无法控制地流淌下来。  唐贺之见状,伸手在他肩头拍了拍:“大限已到。”  “不!”唐箫摇头,悲痛道:“不!我不答应!没有到!我还要伺候她,我还要……”  就在此时,姥姥的嘴竟突然张开了,嗓子里发出咯愣愣的浑浊声。  众人惊讶里,唐箫立刻扑上前去,将耳贴上了姥姥的唇:“我在,您说,您说……”  “对……不……”姥姥的唇停止了动弹,那人中处的羽毛绵长的一次飘动后,再无动静了。  唐箫神情悲切,哽咽着跪了地:“姥姥!”  片刻后,唐门广场上,钟声响起。  那个在唐门凶巴巴的姥姥,就这样结束了她的时代。  而同一时间,回春林里坐在竹桌旁,仰望着天空的花柔,突然泪水涟涟。  楚玄捏着针包走到她跟前,准备给她扎针,见状自是诧异:“怎么哭了?不舒服吗?”  花柔摇摇头,伸手摸去眼泪:“不知道怎么了,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好像……失去了什么。”  楚玄不置可否地坐下来,打开手中针包。  花柔看着针包道:“你还能压多久?”  “少则三天,多则八天。”  花柔点点头,自觉地转过身,低下头,取下缠颈的绢纱,露出脖颈,此刻她的脖颈上是许多针眼红点。  楚玄不含糊地在花柔脖颈处扎下三针后,花柔就闭上眼昏沉不醒了,楚玄看着那三枚银针,表情慎重又为难。  ……  夷州城的民宅内,唐寂一脸严肃地擦拭飞镖,身旁的唐六两则把一簇簇牛毛针压进机关匣内。  此时,铁军弟子引了潘约匆匆而来,唐寂看见他放下飞镖起身,唐六两也刚好把匣盖盖上了。  “二位,可都准备好了吗?”  唐寂面色冷峻地点点头,唐六两有些激动道:“早准备好了,只等动手呢!”  “我刚刚收到的消息,孟军已过渝州,估摸着明早就会过境。”  唐寂点点头:“知道了,不过我这里暂时没有消息,但请放心,一切会按照计划来。”  潘约点头后,神色凝重地看向唐六两:“六两兄弟,出发前公子可一再嘱咐,三枚天火炮弹必须用得恰到好处……”  “放心吧!”唐六两一拍胸口:“按他的意思来!”  就在唐六两拍胸脯的时候,乔装成送菜商户的宋志,赶着马车来到了彭府门前,递上了门条。  那守门的管家看看门条,又看看宋志,一招手招来小厮:“领去后门。”  当下,有小厮上了宋志的马车。  车辆便驶离彭府前门,往后门去了。  

潮州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娄底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武汉哪家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