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健康

活宝2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33:47

还是俗话说得好,有苗不愁长。老何有了“宝儿”可以说是天随人愿,这自在日子更不用说,人生总有了意义,有了盼望。  这宝儿也够争气的,天生的好模样儿,白白胖胖明眸皓齿的,一颦一笑格外灵醒,真正是那人见人爱的主儿。  我们的老何更是宠之有佳,宠得常常骑在老何的脖子上拉屎拉尿,老何不嫌,照他的说法,这叫天伦之乐,是莫大的享受。  时光如梭,转眼一晃便是十五年。  十五年间老何在自在的幸福中已经真实的变成一个老头儿,前些年剧团从样板戏时代又回到了传统戏时代,老何的鞭鼓也敲出了更上一层楼的水平,他本来就是科班出身,开放了传统戏反而更吃的香,更何况有已做了副县长的丈人哥做靠山,也可算得是名满五百里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了,不仅有了一大帮徒弟,也有了一大群徒孙,逢年过节光收到的礼物就能开个烟酒副食商店,可以说活得更是如意如哉。可以想象他的视如宝贝疙瘩的宝儿就更是一日中天了。  而戏曲没落的时代随着世事的变迁毫不犹豫的到来了,这剧团在一夜之间也要改换体制,从全民要降格为大集体,工资也实行自负盈亏,本来就是一个地方小县,没有几个唱红的名角儿,不得已,三天两后晌便塌火了。好在老何有靠山,又是老资格的便被特别安排在一个偏远的山区粮站做了个挂名儿的书记。是祸更是福,虽然是个挂名的,但更落得个逍遥,工资照拿奖金照发,又不象前些年那样随团演出卷着铺盖东奔西走,而且有空组织些徒子徒孙唱堂会捞几个外快。这样过度上一年半载就该退休让宝儿接了班,就可以颐养天年了。  宝儿就是宝儿,宝儿给老何长脸了,十五岁就猛长了一米七的个头,可以说是龙眉大眼虎背熊腰鼻梁高翘面目清秀而透赤亮。人人都说,好马配好鞍,一定能问个好媳妇。  这一年,有人给老何透漏内部消息,说接班顶替就一次了,要办就赶紧办,老何说娃正念书哩。那人说那莫办法,机会难得,错过了后悔就来不及了。其实,老何的实际年龄早已到了退休,只是宝儿还小,为此他专门寻门路改了自己的档案才熬到现在,看来又得寻门路把宝儿的年龄多报几岁。  要说这宝儿真有福,刚过了十五岁就顺顺当当的吃了商品粮,端上了国家的饭碗。宝儿高兴呀,兴奋得几天都睡不着觉,不看他年龄小,但轻重还分得来,他知道这一切来之不易,是老头子敲了一辈子鞭鼓敲出来的。他高兴的是从此后再不去学校念书了,宝儿怕的就是读书,一想到书,那些什么xyz就恨不得得八个胡茬地跑,再说有了这样的工作,不费多少力气,就拿工资,嘿嘿!正儿八经的国家职工,从此就跟人不一样了。  宝儿,你老爹一辈子不容易才挣得这份江山,好好干,争口气。老何似乎深有感慨地叮咛着儿子。  宝儿只是睁大着双眼盯着老爹,不做声一个劲儿地点头。  可上班天心里就埋下了一道阴影。  站不大,总共有十几个人,有身份的就算老邱老侯老哈老庄等,当头儿的姓汪,正儿八经的五十年代干部,六十年代就做过人民公社的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七十年代由于家事不顺才屈驾当了这个小站的头儿,目的是在家门口按事照应家庭,一干就是多少年。老何到那儿都有好人缘,一来就和汪头儿打得火热,汪头儿也够意思,借着各种理由让老何在这一年里天南地北地周游了一通令其他人等好不眼热。  不服气的就是老邱。要说这老邱,也算得上这山野小镇上的人物尖尖,虽说只是个什么工会主席,但比汪头儿都厉害的多。厉害自有厉害的道理,老邱乃本土人氏,树大根深,本小镇出了一个的官是什么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就是他老婆娘家的亲兄弟,再者这老邱也是这地方上有势力的人,他的几个亲侄儿就是这山镇上出了名的邱们四兄弟,都是随了河南少林寺的一个秃头和尚学了几天好身手,曾出尽了风头,名震三县。如此看来,这老邱是上有全保下有势在,的确不能小瞧,要不连汪头儿都让他十分。这些老何自然明白,他也深知处理好和老邱关系的重要性,便使出自己平生的公关本领讨好老邱。又一次,他看老邱的儿子到了深冬也穿得不怎么厚实,问故,才知道本地山野产不得棉花就特意从自家拿来上好的花棉,说是自家地里产的给娃状身棉衣,咱莫叫娃吃亏。老邱也没推辞,也就把自家地里产的苹果拿出以表谢意,如此来来往往表面上看倒也亲热异常。然而,这老邱因是权势在握,历来养成傲慢性情,看不惯在领导面前逢迎拍马的“添沟子将”,而这老何偏偏就是这号人,虽然也经常表面上和老邱套近乎,但一有空儿就趁机往汪头儿的房子钻,不盐不醋地说些添沟子的话,提上好酒,带上好烟,弄些名茶,甚至有时还通宵达旦,象八贤王出入皇上的金銮宝殿一般。也难怪乎,让这老邱不气上心来。  他妈的老何,算什么东西,一个烂敲鞭鼓的狗屁不通,一万数不知道画几个零他妈的凭什么在这儿摆来摆去,汪头儿你他妈的也把眼瞎了,叫这样的人出门办事,能办个鸡巴?老邱这是越想越来气,越来气就越不是滋味,所以就寻机找茬,见了老何也不管人多人少就当面洗刷一番。弄得老何哭也不得笑也不成,只是点头哈腰唯唯诺诺,但心里却窝够了一团火。但又一想,也不能在意,自己眼看就要退休,不管怎么样,咱娃得到这个单位来上班,还得靠人家提携提携。  老何的退休和爱子宝儿的顶替很快就批了下来了,汪头儿提议,老何也算是老同志了,革命了几十年,要退休了摆上两桌,热闹热闹。就这样酒桌上五王八侯就聚集起来。席是镇子上新开的八仙楼特宴,大鱼大虾山珍海味,酒是有名的五粮液加西风。老何是能喝的,他妈的这帮人都能喝,老邱更是能喝,酒过三巡边高呼起来,喝多了,话也就多了,是发自内心的。一时间,老邱的脖子红了,老何的脸也肛了,一言不好,老邱是大骂不绝,便向老何索要某年某月某日送给老何的苹果钱,老何也借着酒劲发起了威,你他妈的也在某年某月某日拿了我的棉花,就这样争吵不休,肝火都升了起来,一些陈芝麻烂套子都数出来,争着吵着便打将起来。老邱的旧病范起,不顾一切,提起了坐椅就砸了过来,老何也岂能善罢甘休竟进得八仙楼的后堂操起了菜刀,一来一往便混不成军,直弄得汪头儿老侯老哈老庄等一干人不知所措,本该是一场聚欢的宴席弄成了一场撕斗,不欢而散。  汪头儿这回真是气炸了心肺,发誓从此不再喝酒。  宝儿更是不知所云,象到了云雾之中,不知道这些前辈们是怎么了?从此一看见老邱心里就发毛,内心里留下一道很重的阴影。   共 25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射精症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女性患者出现癫痫病该如何诊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