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科技

你的名字是我念念不忘的青词

发布时间:2019-10-23 15:45:13
你们又是来劝我的?我再说一遍,给我多少钱,我都不搬,不搬,就是不搬,知道了吧! 说着他就要百依百随关左建外易门。布莱登却一把顶住了门: 埃加德,现在我们不说搬家的事,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你的脸色很难看! 埃加德露出倔強的表情: 先生你說對了,我生病了,很不舒服,但是這件事與你無關! 說著又要關門。布萊登又制止了他: 不管怎么樣,以我的經驗,你現在應該馬上去醫院! 埃加德幾乎是面帶嘲諷了: 去醫院?離這里近的醫院不是也被你們給拆了嗎? 布萊登想都沒想,把車鑰匙交給周潤澤,說: 潤澤,一會我還有事,你帶埃加德去鎮醫院看病! 埃加德看來是真的很難受,他猶豫了再三,鎖好了房子后還是上了周潤澤的車。在車上,他對周潤澤說: 即使那位先生對我再好我也不會搬走! 周潤澤本想再勸勸埃加德,可不知怎的,他想起了一些看過的國內,他現在也搞不明白,布萊登讓自己送埃加德去醫院,究竟是因為同情這個老人,還是他另有目的?換句話說,埃加德從醫院回來后,他的房子是不是還能保持原樣地立在原地呢? 周润泽虽然已经几年没回国了,可也一直关注着国内的。他知道国内近几年在拆迁方面出了很多问题,有的野蛮拆迁的方式让人发指,比如在 钉子户 旁边放炮,把 钉子户 的房子间接震倒;还有的趁 钉子户 出去买东一发千钧西的短暂直接就把房子推倒等等。他不知道,他的美国上司面对这种 钉子户 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埃加德患的只是病毒引起的感冒。送埃加德回到他的房子时,天色都快暗了,远远的,就看见了埃加德的房子,周润泽想,看来布莱登走的是温情路线,他一定知道中国的那句俗语: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是这根针什么时候磨成呢?本来还有点替埃加德担心遭遇普度众生强拆的周润泽,现在反倒担心起布莱登会不会按时完成工作了。 两天后周润泽再和布莱登去看埃加德时,埃加德已经明显好多了,这次他让周润泽和布莱登进了房子,可是并没有让他们久留的意思: 谢谢你们送我去医院,可我还是不会搬走,你们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 布莱登说: 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已经决定把补偿金一次性提到一百万美元,这将是终结果。你不觉得一百万美元对这栋房子来说已经是天方夜谭了吗? 埃加德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好像一百万美元和一百美元没有什么区别: 可能我以前忘了和你们说了,我没有孩子,妻子十年前也去见了上帝,你们说我要那些钱做什么呢?我只想守在这栋房子里,有一天安安静静地去天堂找我的妻子! 布莱登沉思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房子的二楼: 那好,我们把钱放到一边,我可以到二楼看一下吗? 埃加德一听二楼,表情立刻变得复杂起来,眼睛有些温柔又有些: 你到二楼要干什么? 布莱登说: 我只想看看房子的结构! 埃加德坚决地摇摇头: 不可以。那是我的私人场所,考虑一下了? 埃加德摇摇头。布莱登和周润泽只好走出了房子。 周润泽说: 二楼是不是藏了什么宝藏? 布莱登回头看了一眼房子的二楼: 记得有人曾说过,埃加德是个孤僻的老头,他很少和邻居往来,即使邻居到他家,也从没有人上过楼上。也许是二楼里的什么东西让埃加德放弃了这么多钱! 布莱登自言自语。 第二天,布莱登把周润泽叫到办公室: 润泽,我们必须分工,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要到埃加德家一次,争取用我们的真心换来埃加德的搬迁。而你,则有个新的任务,到时候如果埃加德还不妥协,我们就只有这样了。 接着,布莱登给周润泽布置了工作。听了布莱登的安排,周润泽大吃一惊,他不确定地问: 如果埃加德不搬走,我们真的会这样做吗? 布莱登点点头,无奈地说: 我从来没尝试过宜昌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泸州牛皮癣
太原好的妇科医院
温州性病医院
宜昌治疗阳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