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军事

浣花笺上梦还来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1:04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你儿时脱口而出的诗,也许正是你一生的写照。豆蔻之后,沦落风尘。破瓜年华,闻名遐迩。虽不曾红裙入衙,却已是“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知。”虽是“纷纷辞客多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你却甘为一人情种深种。当繁华的余温过后,便是透骨的凛冽;当元稹的情意淡了,便是如玩偶般弃置。无端似燕,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可怜如鱼,摆断芙蓉朵,不得重于清涟闹。曾羡那池上双凫雁,道一句“同心莲叶间”。算不出而今“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恨向谁消?也罢也罢,道袍换了红衣,浣花溪畔深闭门,枇杷树下忆平生。待红笺褪色,行将就木,再为生命刻上一道年轮。万里桥挽留过几重夕霞,望江楼又锁过几世烟雨?那芦苇饱蘸着夕阳,描红了江岸。故事里的归帆,会不会回来?当昔日的女校书人红粉碾作尘,他生画不完的圈是否成了后世补不上的缺?注:破瓜年华:指年方十六扫眉才子:扫眉:画眉。扫眉才子指有才华的女子“无端似燕……不得重于清涟闹”:化用薛涛的《十离诗》双栖绿池上,朝去暮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薛涛《池上双凫》更多精彩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时光清浅岁月涟漪》,静候君来~

前列腺钙化的引发要素
昆明医院专治癫痫病
云南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