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东南州信息港 > 汽车

不再失落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11:28

退下来了,洪县长终是退了下来,退得干干净净。虽算不上一帆风顺地在县长这一职任上坚守了许多年,其间的酸甜苦辣也只有自心自知罢。好在,小县城按他的心愿建成了园林式的城市,空气清新,风和日丽的天数超过了阴霾霜雪的天数,这业绩大可抚慰洪县长的心。退下来了,欢送的仪式隆重而庄重,使得洪县长不轻易噙泪的双眼终是泛着两抹泪花。  大儿子在省城,居住的地方也还舒适安逸,提出让他的老爸洪县长去省城定居。然而,洪县长拒绝了大儿子的提议,顽固地坚守在自己打造的小城市,希望颐养晚年。  洪县长平日无有嗜好,老伴喜欢打麻将,要拉上他洪县长,可是,遭洪县长一票否决。老伴心想,这是自找没趣了。也不顾他,自个儿天天外出打麻将,把洪县长丢在家里看电视看报纸品香茗,由洪县长自行支配打发时间。  刚退下来的头一个星期,来看望洪县长的那些干部,还算络绎不绝,只是有的干部终是明白了,洪县长辉煌不再了,生杀予夺大权也没了,那探望的心也就逐渐淡了。所谓人走茶凉。只是洪县长没想到这变化也太快了,变得让人认不出自己了,变得让人有点那么的心疼。门可罗雀,洪县长望着大院,手里的报纸会轻轻地滑落,勾起自己的一声叹息:真的门可罗雀哉!  天气渐渐由秋转入初冬,那天气就开始有点沁凉。可洪县长的心里就有些燥热。老伴依然早出晚归,天天修长城,天天都能小和一把,脸上的气色大可告慰杞人忧天的洪县长。面色红润的老伴就不免有那么一点儿数落着洪县长,说是洪县长这一生是把自个儿卖给了公家,吃地沟油的命操庙堂里的心。连带着希望洪县长也能学学她,去麻将馆搓一把和几盘,总比闷在家里的强。洪县长只是瞪了一眼老伴,由她絮絮叨叨的。只是,天天这样闷下去,虽不至于闷出病来,但,多多少少有了那么一点点失落感。  总是这样下去的话,的确不是太好。于是,洪县长想出去走走,去看一看,走走看看。  于是,洪县长上路了,心想道,一路上要好好看看。看什么呢?看看这数十年来,他为小县城的面貎改变,是否真值得那些干部们的真挚的挽留。那天退下来举行的欢送仪式,那么多的干部出劲的挽留他,他在想,他的功绩是否真的配得上他们热情的挽留呢?绿化工作与环境保护是他一向亲手抓的,眼见着有了重大的起色。从老城区改造到新城区的扩建,他的主打歌就是绿化民谣,他一向重视的就是让城市成为园林化的绿色城市,让小县城成为老百姓安居乐业的宜居城市。  还好,植被被保护得尚可。街道两傍的树,嫩绿滴翠,看着是那般让人赏心悦目。洪县长心里头暗暗在想,大儿子建议去省城安度晚年,喔,还是不去了吧,这小城多好呵,有山有水有新鲜的空气有悦然自得的老百姓,看上去,这些老百姓的面色红润,咸宜恬然,不象别的特区什么的,都是匆匆的脚步,连个温和的笑颜都没,好象全都是去赶考似的,一脸的不愉与紧张及焦虑。还是小城市好呵,特区没有的温馨感觉,这里依然有,亲切而温婉,古朴的风韵将亲切的乡情进行到底。  其间也有人跟洪县长打招呼,他们的话语中,究竟都是一个意思:洪县长大德呢,给我们一座绿色的环保城市,这上哪里去找!大城市、特区什么的,都污染了,真有得法住,还是洪县长的小城好……这一路上,洪县长是蛮开心的。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的老百姓认可他洪县长。虽说,洪县长不认识他们,但,这里的老百姓可是认识洪县长的,谁叫他是曾经的一县之长,而且还上过好几回电视。他遇到的每一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由衷的,他们亲切称呼他“洪县长”,没有恭维,没有谄媚,好象“洪县长”就是他铁定的名字一样。   原来也有个县委书记退了休,人们并不叫他什么书记,而叫他老某某,就跟叫一般的普通的老村民似的。原来的那个书记和现在的自己,所受到的待遇还真的是两重天。   俗话说,老百姓心里有杆秤,还真不是胡咧咧呢。老百姓可真不是容易胡弄的呢,谁真心为老百姓,谁假仁假义,老百姓心里头是明镜的。    有一年,县里的招商局打算引进一个化工企业,这可是全球都不欢迎的对环境特别污染的企业,洪县长表态否决了。这事儿为老百姓知晓了,全县的老百姓可是举着横幅感谢他洪县长呵。  那时的老百姓就说,洪县长,你为咱小县赢得了碧水蓝天与绿色的家园。  碧水蓝天,绿色家园,这几个字就镌刻在了洪县长的心头。洪县长的小县,可是鱼米之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民。可是,洪县长就想,既然是鱼米之乡,那就得要在鱼米上下功夫。那时的洪县长就亲自抓农田基本建设,抓渠道修建,抓鱼塘改建,抓疏菜基地,使得小县城就是到了冬天也青绿依然。  小县的老百姓就真的安居乐业了。只是有一点头痛的是,小县城那些日子舒服了的人,都喜欢搓麻将,没了信仰。这信仰之事,可不是他洪县长管得了的,他只管得了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需要赈济的,他可以头一个带着他的队伍去赈济,可是,这信仰上的事儿,颇费琢磨,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顺其自然罢,衣食足,则知礼节……  洪县长走走停停看看,不时地点点头,有时也自言自语:嗯,还可得!  洪县长的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舒坦。楼宇布局合理,按照洪县长的意思,小县的楼宇不超过十八层,每一居民小区都有集市、花园、游乐场,以及立体交叉自动排位停车场,使得小县的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按照洪县长的这一设计,小县再也没有发生过一起堵车的事故,再也没有过一件为争停车的泊位而大打出手的事儿。这可是洪县长浓墨重彩的一笔。邻县的干部过来参观过,本来是要学洪县长的搞法的,可惜,邻县喜欢搞任人唯亲的对策,洪县长的好样板就泡了汤。邻县难以发展,这,洪县长看在眼里,只是他管不了,他不是邻县的县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嘛。他所在的小县繁荣了,他也就尽力了。  看着平整的大道,洪县长心里顿生一份喜悦。他设计的脚踏式的分类垃圾箱,其开合功能颇受好评。在一处公交停车站台,洪县长停了下来,那里有几片飘旋的落叶。洪县长忙抢过城市美容师手里的扫帚,便扫了起来。  “哪能让您扫呢,洪县长!”说话的是那个瘦小的城市美容师,是个中年妇人。  “你怎么知道我?”洪县长微笑着问道。  “您是咱小县城的福星呢,那个不知那个不晓?”中年妇人答道。边说边要抢洪县长手里的扫帚。  “你休息一下吧,我来!”洪县长就来了好兴致。他今天可是希望当一回城市美容师喔,为小县城的环境美一次容。  “洪县长,该要休息的是您呢,您把咱小县城打理得这么漂亮,呕心沥血的,操劳多多,该是您要好好休息一番才是!”中年妇人由衷地感佩道。  “咱是老黄牛的命,嘿嘿!”打扫着落叶的洪县长得意地笑了起来。  扫完了这一处,洪县长便拉起清洁车往另一处公交车停靠站台走去。那中年妇人也就有些兴奋地跟在后面,挺自豪似的。  只是,等车的一个小伙子,随手将手里的的花生壳扔在了地上。洪县长微一皱皱眉头,不先说话。他忙将地上的花生壳扫进了清洁车。公交车没来,那小伙子手里的花生壳也就象撕碎的叶片样飘了满地。  洪县长边扫花生壳,边说:“小伙子,爱护环境,人人有责!”  小伙子模样帅气,可嘴里却不大干净:“你咯扫垃圾的,管得还真咯多呵,我不贡献这些废料,只怕你要失业!”  “如果人人都讲卫生、爱护环境,都有美德意识,咱这行业消失了那是不过!小伙子,莫小看了公共场所,这里应当是你的另一个家!”洪县长严肃地说。  “哟嚯,你管得真多呵,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就是总理,我鸟都不鸟你一声……”小伙子横了一眼洪县长,满是鄙夷。  “明伢崽,这是洪县长呢!”那中年妇人递了一个眼色给那个小伙子,很是焦急。  “洪县长!”小伙子手里的花生袋滚落了下去,一脸的惊呆。  “明伢崽,你和我的伢崽上大学申请免息的贷款费用都是洪县长批的呢!”中年妇人抛出了这个话题。  中年妇人大概是认得这个小伙子的,她抛出的这个话题让小伙子羞愧满脸。  “洪县长,我……”小伙子呐呐的,说不出话来。满是羞愧神色的小伙子走下台阶,忙抢过洪县长手里的扫帚,低头扫起了地上的花生壳,还有几片落叶。  “不要轻视每一种劳动行业,每个人都要言行一致,何况你是大学生……”洪县长看着扫地的小伙子,话语透着责备也透着关爱。  “大学毕业后,我申请来环卫所上班吧……”小伙子红着脸呐呐地说。  中年妇人笑道:“现在环卫所招聘大学生,那可是公务员编制呢,明伢崽你是不是看中了公务员这一编制?嘻嘻……”  “哪能呢,我倒是想体验一下美容师的生活呢。再说了,洪县长能扫大街,我明伢崽就不能么?”小伙子的脸依然红红的。  “小伙子脑瓜子灵敏,再说罢!”洪县长眉头一扬。  “下个星期六,洪县长,你会看到我扫大街的……”  2路公交车来了,那是去火车站的,有一趟火车是开往省城的。小伙子将手里的扫帚放回到清洁车上,上了2路公交车,朝洪县长与中年妇人扬了扬手。  洪县长就有事儿忙了。自那天扫了大街起,洪县长的身子骨也舒坦多了。老伴见洪县长的脸色一天比一天红润,甚觉奇怪。问道:“老头子,你怎么精神越来越好了,哪个医生给你开了神奇的秘方?”  “嘘,这可是个天大的秘密!”洪县长扮了个鬼脸,笑道。  “你不说,我终究会发现的,走着瞧!”洪县长的老伴嗔道。  “哈,那就走着瞧吧!”洪县长的口吻就那般的大大咧咧。  洪县长几乎风雨无阻,天天上街清理落叶、清扫大街。每个见到洪县长的人,都要热情的与洪县长打招呼,那洋溢着感激的词语象是要让洪县长飞起来。洪县长的失落感也就愈来愈少,他不是扫大街的清洁工,他可是一个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扫大街的县长,他骄傲又能为所在的小县城谱写美好的诗章了,虽说他不是诗人。  那个名叫明伢崽的小伙子,还真的在星期六来了,和洪县长一同打扫大街。  说来也巧,洪县长的老伴那天偶尔经过那条大街,大概是想买东西,也大概是盯梢吧,尾随着洪县长。见自己的老头子扫大街,皱眉叹息了一会。还有更意外的是,还有个帅气的小伙子也在扫大街,这可是新鲜事儿。  洪县长的老伴走了过去,一把拉住洪县长,不由分说地往后拖。洪县长被拖了个趋趔,忙刹住脚步,慌问道:“干嘛呀?”  “你若是想给孙女介绍个女婿,那就不应该让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扫大街!”说罢,洪县长的老伴指了指扫大街的小伙子。  “是吗?哈哈哈……”洪县长说着,忽然间大笑了起来。他觉得他退职后有了更大的成就感。  洪县长的失落感至此荡然无存,满心满肺有的是初冬温馨的阳光。     共 40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中医前列腺炎治疗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看局灶性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