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美国制裁中兴一本尘封的旧账iyiou.com

2019-03-11 15:47:57

美国制裁中兴 一本尘封的旧账

一桩4年未果的旧案,短短数日就上升到了大国间经贸摩擦的层面。

北京时间3月8日凌晨,美国商务部在其官方站上公示,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兴采取限制出口措施。

这个出口限制措施,是在规定的限制时期内,美国供应商在向中兴出口任何商品之前,都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许可。从以往的情况来看,这些申请都会被拒绝。

对于美国的限令,

中兴已在官方发表声明:1、作为深港两地上市的全球化公司,中兴通讯致力于遵循国际行业惯例及所在国法律法规。2、中兴通讯一直以来积极配合美国所有相关机构的调查,并将继续保持合作态度,同时与有关各方保持沟通,致力寻求尽快解决事件的方案。

中国外交部方面也对美国的行为表达了鲜明的立场,称中方一贯坚决反对美方利用其国内法制裁中国企业。

中国商务部也态称,中兴公司一直在积极从事国际化经营,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美方此举将严重影响中国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中方将继续与美方就此问题进行交涉。

一本尘封4年的旧账

本次事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美国翻出的是一本4年前的旧账。

2012年路透社曾报道,中兴与伊朗一家电信运营商伊朗电信签下价值百万美元的电信设备合同。随后,美国商务部称中兴涉嫌购买美国高科技产品后转卖给伊朗,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高科技产品出口禁令,开始对其展开调查。

更早的背景是,从2003年起,美国就因为浓缩铀问题推动联合国对伊朗发起军事制裁,并逐步扩大到经济、技术等领域。到2012年,美伊关系持续紧张,美对伊的制裁范围又从金融扩大到贸易、能源、人员等领域。所以,中兴与伊朗电信的合同,自然也被美国政府视为非法。

之后,虽然中兴积极配合调查,但美国商务部一直没有公布调查结果,外界对此事的关注也逐渐消匿。

然而时隔4年,美国商务部突然又把这个案子翻了出来,并且痛下限令,不禁让人有些莫名其妙。

根据商务部官的公示,美国商务部手握着的证据,是一份所谓中兴计划向伊朗出口禁运产品的内部文件。请注意,是计划,至于中兴是否真的实施了这一计划,公示并没有说明。

而美国商务部所宣称的中兴对伊朗出售的电信设备来自一些美国知名科技公司,包括微软、IBM、惠普、甲骨文、戴尔以及其他一些美国厂商则纷纷表示,对此合同并不知情。

没有实打实的证据,突然玩这么一出,美国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一场不言而喻的政治秀

实际上,这项姗姗来迟的限令,用意颇深。

稍微留心下时间点就会发现,本次制裁事件正好发生在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预选阶段。而从以往的惯例来看,每逢美国大选,中国相关问题就成了美国各路政客信手拈来的议题,在这期间频繁提及中美问题更能引起媒体关注和选民兴趣,这招屡试不爽。

翻看美国当前的执政党民主党的资料就能发现,2008年,无论是希拉里、爱德华兹还是奥巴马,其热门候选人都对中国展示了强硬态度,主张对中国进口产品实行更严格标准、对中国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向中国政府施压迫使人民币升值,等等。

美国201因此步履难免不稳6年总统大选情况又有些不同。数据显示,今年共和党总统参选人数出奇地多,超过16人,而民主党在2015年末就只剩下3位参选者了。在一众候选人中,民众呼声较高、媒体关注较多的恐怕要数以下四位了(排名不分先后):

1、唐纳德特朗普:张口闭口都是 China(中国)的共和党竞选人。指责中国操纵汇率促出口、抢走美国制造业工人工作等;

2、马尔科卢比奥:对中国内政意见的竞选人。声称让中国人获得自由是美国的目标(Freedom for the people of China must be our goal) ,将中国看作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号召美国人要确保21世纪是美国的世纪而不是中国的世纪。

3、希拉里克林顿:拥有多中美关系经验的民主党竞选人。

4、伯尼桑德斯:美国国会反华积极的民主党竞选人。他曾公开否认西藏是中国领土,早些年曾投票反对给中国正常贸易国待遇,还要求美国制裁所有卖给中国武器的国家,批评基辛格同中国建交和打开中美贸易大门的政策。

不难看出,这些热门竞选人的公约数,是对中国的强硬态度。

另外,与共和党强调贸易自由不同,民主党强调贸易和就业保护。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触动美国社会危机感,执政的民主党一直存在外国产品占领美国市场等思想。

如今共和党对中国表示强硬态度,这轮执政快要结束的民主党自然也要把面对中国的脸板得更厉害,为自己扳回一分。于是乎,中兴的旧案又被翻出来,就不足为奇了。

一轮技术实力的博弈

除了这次对中兴的制裁,美国以类似的理由打压、制裁中国企业的事件,并不少见。为的,是2011年的337调查。

当年,中兴、华为与美国第三大电信设备商Sprint签下超级大单,被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斩断既有合作。

之后,中兴、华为公司连续遭遇5起美国337调查(美国依据其《1930年关税法》第337条款,针对进口贸易中的不公平行为实施的调查),结果经历长达两年、耗费2亿美元的艰难诉讼后,中兴、华为胜诉。

2015年9月30日,紫光与美国西部数据公司签订收购协议,却因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的阻碍,不得不于2016年2月23日宣布终止收购计划。

接二连三的案例,简直让美国官方出手打压中国企业成了美国对华外交的一项传统。而这一传统的背后,是中美两国新一轮技术实力的较量。

众所周知,美国凭借其先进的技术研发实力和制造工艺,在高科技和制造领域长期处于领导地位。但进入21世纪后,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制造工厂,国际话语权日渐增强。

2013年棱镜门发生后,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中国IT行业力推去IOE化,在络设备、芯片等核心技术领域不断降低对国外进口高科技产品的依赖,自身的高新技术水平也在稳步提高,甚至在某些领域已达到领跑的水平。

以中兴所处的通信业为例,虽然美国目前在3G\4G领域具备产业优势,但在未来5G的发展道路上却很可能被逆袭。比如在不久前的2016MWC大会上,中兴提出的Pre5G获得了全球移动大奖移动技术突破奖以及CTO选择奖。其中的CTO选择奖是从络相遇6个移动专项获奖中再次选出的奖中奖,中兴作为的中国企业获此殊荣。

中国科技实力的提升让一贯敏感的美国开始紧张,毕竟技术实力强就意味着可能制定并引领一个行业的游戏规则。

在此背景下,祭出高科技管制大旗,通过打压中兴、华为等领头企业,既有利于政治作秀,又有助于捍卫自己在高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一步损人不利己的棋

在公示限制措施前,美国商务部曾于3月5日向中兴下达限令,中兴随后就此发出公告称,公司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其可能产生的影响,且由于此事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中兴股票也于7日开市起停牌。

对于商务部在官挂中兴的行为,3月8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再次做出强烈回应称,美国对中国的企业进行贸易限制,这不是一个处理经贸矛盾的正确做法,损人而且不利己。

如何损人不利已?

从中兴的角度看,美国商务部的举措不仅会直接影响到中兴产品在美国的销售,还会限制中兴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获得芯片和传感器等智能关键零部件,进而影响中兴全球的制造和销售链条。

那么,限制中兴,美国企业就能受益吗?

表面上看似乎能,比如思科,思科是中国IT行业去IOE化受影响的美国科技企业。所以思科股票应声上涨,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实际上,在当前科技产业链全球化协作日益紧密的时代,所谓唇齿相依,中兴被制裁,也让诸多美国供应商也跟着吃了不小的亏。

有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称,近几天来,美国芯片市场股价整体跌幅较大,与中兴相关的美国供应商均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财务打击,其中影响的要数高通和英特尔,仅高通一家就将损失4000万美元利润。

如果说高通和英特尔即使丢掉中兴的订单,也能从其他终端厂商那里补上。那么其他一些更依赖中兴的元器件供应商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制裁事件发生后,美国光器件供应商Oclaro股价已下跌15%,遭遇两年下滑;另一家硅谷新贵高速光模块公司Acacia由于持有的中兴订单占到自身销售的一半左右,未来IPO很可能受到影响

一些代表美国科技公司的贸易团体已经指出,美国商务部的举措很肯能损害其经济利益

上升到国家层面,即便美国制裁中兴自有逻辑,但从长远角度看,这明显也是一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臭棋。

资讯技术及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Foundation)总裁阿特金森(Rob Atkinson)在接受道琼斯采访时就表示,限制对伊拉克等敌国的武器和武器相关技术出口是一回事,但通讯设备是一项通用技术,并非军事技术,即便他们不从美国进口,也会从其他地方进口,这会导致美国科技行业的竞争力下降。

对于美国而言,要想真正压制中国科技企业的发展势头,应该寄希望的就是美国本土企业,通过符合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规则的手段来获得领导地位,而不是走这一步注定双输的棋。

一个可能似曾相识的结果

事情如何收场?或许从美国对其他国家科技企业的类似举动,能管窥一二。

2012年5月25日,路透社报道称,瑞典移动络设备制造商爱立信由于违反美国对古巴的出口禁令,子公司将遭到175万美元罚款。

路透社根据其获得的一份和解协议透露,爱立信巴拿马子公司私自将古巴的破损设备去除可识别标志并伪造文件后运到美国整修,修好后再经巴拿马运往了古巴。于是乎,美国不满,开下罚单。

对于中兴而言,出口限制的制裁的确过于苛刻,当然也不一定就没有转机,中兴仍保有上诉的机会,同时也可以请美国供应商申请出口许可,并与美国政府积极沟通,表现出悔悟之意。

而考虑美国供应商受到的伤害,本次事件更有可能的结果是,通过中美双方的调查与谈判,促使美国减轻制裁力度,只禁止部分而不是全部美国产品的出口;再或者,采用对爱立信相同的手段,开出一定金额的罚单,了事。

不过,无论本次事件以何种结果收场,都必须看到,虽然中国整体技术实力有了很大提高,但在许多关键领域仍缺乏自主能力,这种对外国供应商的依赖无疑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比如,虽然我国拥有运算速度世界的超级计算机天河2号,但其使用的却是英特尔芯片。就在前不久,美国政府还来了一招釜底抽薪,英特尔芯片被禁售给中国的超级计算机项目。

中兴、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也面临着这样的威胁,虽然在通信设备领域已经部分,但设备的某些底层元器件和芯片,仍旧依赖美国、日本等供应商,而且这种情况短期内还无法扭转。

因此,除了依靠国家外交层面的支持和保护,加快发展自主核心技术,增加自身在对外贸易中的游戏筹码,应当成为中国高技术企业的当务之急。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广州大健康医疗体检
2016年北京金融F轮企业
2015年西安人工智能A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